化工人物

化工人物

当前位置: 首页 > 化工人物 > 正文

“化工好故事”系列报道|钮大文:怀揣信念,不负韶华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27日      阅读量:

人物简介——

钮大文,男,1986年生。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四川大学教授。2013年博士毕业于美国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后在麻省理工学院(MIT)从事博士后研究。2015年8月加入四川大学。在苯炔化学,糖类药物化学,天然药物化学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性研究成果。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Nature, Nature Chemistry, Chem, JACS, Angewandte等杂志发表多篇研究型论文。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多项。

一件棉质T恤,饱满的额头,这是初次见到钮大文的第一眼。

32岁年轻有为、MIT博士后、海外引进的高层次人才、学院中层领导,这是钮大文现在所拥有的头衔。然而16年前,他只是一位出身农村、普普通通却又对大学充满想象的大学生。

2002年高考完,这位少年拖着行李走出了安徽省,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四年大学生活,这一走也注定了他要走上自己追求的化工科研路。

追问于他,是大学造就的精神

初高中的时候,钮大文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样的学生自然也成为师长的宠儿。化学,是钮大文最感兴趣的,也是成绩最好的学科。对化学的绝对兴趣和努力促使他走上了崎岖而又充满希望的化工科研路。

“上大学之前,我就有了对大学的想象。可能我电视看多了吧。太理想化了。但是,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就是这么想的。”放肆追求事物的本质、绝对自由的思考氛围、师生之间的头脑碰撞——这就是钮大文对大学的想象。在他的眼里,大学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后来的经历表明,他也确实用自己的努力和坚持把大学过成了自己梦想中的样子。

在最初进入大学化工领域学习的时候,钮大文也像大多数学生一样是迷茫的。当时的他也只是每天按时上下课,完成自己的课程任务。

“但是,当时的我有些特点吧。”作为自然科学研究的学生,钮大文对事物的本质非常有兴趣,也就是科学现象最根本的原因。

大学时候的课堂更多的是老师上课和学生听课。很多学生往往在课堂后就溜之大吉了,很少主动去和老师探讨问题。但是按钮大文自己的话来说,他当时“特别变态”。如果在课上有他觉得没有讲清楚的内容或者想不通的问题,他一定会在下课或者课间休息的时候去问老师。“我想象中的大学,就是一个学生和老师之间可以平等对话和讨论的地方。”这个特点给很多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回想起来,钮大文眼里闪烁着自信:“我对科学现象发生的本质很感兴趣。”

刘瑜在《送你一颗子弹》中写道:“我想大学精神的本质,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深奥,而恰恰是恢复人类的天真。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道理。大学要造就的,正是这种追问的精神,也就是那些‘成熟的人’不屑一顾的‘呆子气’。”钮大文少时对大学的想象让他坚持着大学课堂上的追问,正是不断地追问,让他一步一步有了追梦的勇气和底气。

追梦于他,是一贯地坚定

2008年,钮大文进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化学系Thomas R. Hoye课题组,从事天然产物全合成及有机合成方法学研究。2013年12月博士毕业后,钮大文加入麻省理工学院Stephen L. Buchwald课题组从事博士后研究,主要研究方向为铜和钯参与的催化反应。

谈到国外的两段教育经历,钮大文觉得这两个课题组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但是它们分别适合博士和博士后期间的科研。在读博期间,导师是把团队的每一位博士生当成待培养的学生。在这里,科研是被指导完成的,而做博士后研究期间的导师则是完全放开,他更愿意我们自己去思考和研究。回忆起两段求学经历,钮大文觉得非常幸运。

“在这两个课题组里,我有幸培养了不同的能力。读博期间,我各个方面能力的提高都是从零开始。导师会细致到跟我们一起做PPT,也会一句一句、手把手地带写文章。而博士后期间的状态是:课题自己想,文章自己写。导师做的就是评价,基本上半独立状态吧。”钮大文承认,在这两个课题组里面,他所建立其起的能力是不一样的。在博士后研究期间,独立科研能力的培养很重要。要建立自信,就是慢慢知道原来自己可以想出一个让导师认可的课题,也可以自己写出一篇让导师认可的文章。这就相当于从学生到学者的一个相当好的过渡了。

钮大文在做博士后研究期间的收获之一是学会了选择有意义的课题。世界上待研究的问题这么多,“审美”会直接影响课题的选择。哪些问题更值得去做,更能引起兴趣,更具有价值,这是“审美”,也是对整个科研的评价。这是钮大文在博士后期间受益最多的地方。

追逐梦想的人是一贯坚定的。正如钮大文,梦想,不仅仅是属于有才能的人,更是属于敢于追求梦想并为之坚定努力的人。

科研于他,是信念化成行动的决心

“做科研是要有信念的。”中国的传统中药凝聚着先人的智慧和结晶,是中国文化和中国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中药仍然具有自己不可替代的价值。钮大文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学科优势和以前的培训,为中药现代化提供一些促进的作用,为人类的健康事业造福。2017年钮大文研究员团队所实现的“通过铜催化剂与亚硼酸的协同催化作用,多种糖的高区域选择性炔丙基化”就是其中的工作之一。“前期的工作验证了我们的想法是可行的。我们希望能够把前期的工作再向前推一步。”目标有了,钮大文对下一阶段的规划也就很明确了——尝试去解决或回答一些比如“某些成分如何发挥功能”的问题。

“‘治病救人’是很重要的事。我觉得人类可以做到的最伟大的事情莫过于此。”钮大文本科学的是制药工程专业。他想,如果自己能在这方面做点工作那也挺好的。中药作为宝贵的资源,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留下来的宝贵经验。它之所以能一直沿用下去,一定有它的效果和价值。

科学研究从来都不是束之高阁的,与生产生活相结合能迸发出更多的火花。毕业之前,导师给他的赠言是:Focus on an area, and dig deeper。在做博士后研究期间,钮大文的信念就更加坚定了。博士后导师Stephen L. Buchwald的话也给了他信心:Do things that people care.

Do things that people care.做一些让别人关心的事情。钮大文也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帮助别人解决问题。

2015年7月,钮大文结束MIT博士后研究,通过第十一批“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回国,聘为四川大学教授。

“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简称“千人计划”。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我国各项事业蓬勃发展,有计划且高强度吸引大批海外高层次人才的时机已经到来。2008年12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关于实施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意见》。这一计划主要是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同时,各省(区、市)也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的需要,有针对性地引进一批海外高层次人才,即地方“百人计划”。

亦师亦友,他用自己的经历给学生最大的鼓舞

“老师在跟我聊课题的时候是非常自信的,气场很足。”龚量是钮大文的第一个博士研究生。他强调了导师对实验的要求:既要保证实验的效率,也要注意实验台的整洁干净。

崔红燕是刚进入钮大文团队的研一学生。在她的心中,钮大文是一位严谨、博学而又严厉的导师。尤其在实验室安全和实验笔记方面,钮大文的要求特别严格。穿白大褂和戴护目镜是做实验之前必须的准备,同时实验笔记要字迹工整。

杨磊是一名博士研究生,已经进组一年。他觉得导师最牛的地方在于读博期间就把最牛的期刊发了个遍、凭着自己的天赋和实力跟随名师Buchwald教授做博士后研究。除此之外,触动杨磊的,还有导师开组会时候的指导。钮大文在同学们讨论完机理之后会做点评。他的点评不只是就这个问题告诉解决办法,也会从学习方法上指导论文的阅读等等。

钮大文科研团队里的每一位成员都对自己未来几年的学习和科研有着较为清晰的规划,他们都明了自己深造的目的和能为社会带来的价值。也因为此,钮大文根据自己两段不同风格的学习和科研经历,对学生有着不同的要求。

对已经入学的不同年级学生,钮大文认为自己对读高年级的学生期待更高。对刚进入课题组的研一或本科生来说,钮大文则希给予更多的指导。但是他会希望每一位同学都能逐渐成长起来,尽早成长为能够进行独立科研工作的科研人员。

“我希望他们都能尽早自己安排科研的时间。当科研的能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每天要做的事情都可以被安排得非常好。”钮大文觉得,这样不仅效率比较高,时间自由度也会非常大。

除此之外,钮大文对他的学生还有一点小期待:“我能感觉到他们的不自信,这是我非常头痛的一个事情。”钮大文表示,他的学生都非常刻苦,但是他还是会批评他们。这是因为他们给自己定的目标太低了,对自己的要求太低了。因为学生的不自信,钮大文的批评可能会让学生们更加的不自信,“所以,在这方面,我也需要检讨,我需要更多地鼓励他们。”

博学又严厉,交流中带着期待,亦师亦友,钮大文用自己的经历给学生树立了最好的榜样。


工作于他,是“以学生为本”的职责

“我回国的时候只联系了川大。一个是因为我爱人是四川人。还有一个是,我觉得很多四川人是可以把生活和工作平衡得比较好的。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诸葛亮的一篇《隆中对》称“益州”为“天府之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四川人好似天生就格外地会享受生活。民谣歌手赵雷的一首《成都》画面感十足,唱出了成都的柔情。钮大文也毫不掩饰对四川的欣赏。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这两者之间需要有一个平衡。成都感觉就是这么一个可以把工作和生活平衡得很好的特殊地方。

“我觉得不管是行政人员还是科研人员,只要是大学里的老师,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学生放在第一位。因为最重要的职责是教师,教书育人是最核心的价值。所以,不管做任何工作,‘以学生为本’是最重要的。”作为学校年轻的中层领导干部,钮大文始终坚持贯彻着这一处事原则,以期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了解学院的运行和学校的一些情况,或许还可以从中更加深入地认识了解我自己。

陈彦西 撰稿

高敏 修订

李天友 审核

高敏 编辑

学院党政办

2018年12月27日





下一条:“化工好故事”系列报道|丹心未泯创新愿,矢志不渝求是辉——记四川大学化学工程学院李象远教授